元宵节:衡阳县井头镇龙灯进村组温暖送上门

2017-11-20 13:43:33 作者:陈海燕 来源:中国衡阳新闻网站

  如果特朗普的减税和税改计划能够获得通过,将吸引美国企业留存海外的资金大举回流,当然也需要更多海外资本,从而为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提供资金支持。

  26 年前, 在莫里斯 格林伯格(Maurice Greenberg)的主持下史带基金会(Starr Foundation)以51.5 万美元从Paris Gallery 处购得1900 年被八国联军盗取的颐和园万寿山佛香阁西侧铜亭宝云阁的十扇铜窗,并将其无偿归还中国;2017 年,年逾九十的老人正全力推进“中国大熊猫入住纽约”(The Pandasare Coming to NYC)项目,希望在2020 年前迎接两只中国国宝进入纽约中央公园。

  2016 年12 月,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U.S.-ChinaRelations)为前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和前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International Group, AIG)首席执行官莫里斯 格林伯格颁发终身成就奖,以肯定和表彰两人对中美建设性关系作出的努力和贡献。

  自1975 年11 月首次率团访华以来,格林伯格至今仍保持着每年访问中国三次以上的频率。近日,在史带公司位于曼哈顿中城花园大道的总部办公室,格林伯格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美国优先,不等于要牺牲他人利益特

  朗普自当选以来,即宣称要施行“ 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 的执政理念——雇美国人,买美国货。此后,他更在贸易领域频下“战书”:正式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新启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谈判,签署行政命令调查美国巨额贸易逆差原因,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抬头明显。

  格林伯格认为,应当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特朗普的这些行为。他解释说:美国优先,并不意味着要牺牲所有其他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同样的,如果全球化无法为中国带来利益,中国也不会支持。

  至今,特朗普入主白宫已届满百日,政绩却乏善可陈:撤销和替代奥巴马医改提案几经波折在众议院险未过关,依旧面临参议院讨论;减税计划被批缺乏细节;万亿美元基建项目尚无定论……

  格林伯格认为,如果特朗普的减税和税改计划能够获得通过,将吸引美国企业留存海外的资金大举回流,从而为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提供资金支持。

  4月26日,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加里 科恩(Gary Cohn)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宣布所谓“美国史上力度最大”的减税计划,提议将美国企业的公司所得税从现行的35% 降至15%。税改计划中提及将对美国企业留存海外数万亿资金实行一次性征税。财政部长姆努钦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具体税率多少仍待与国会两党的协商,但称税率会“非常具有竞争力”。在发布会之前,路透社曾报道称政府有意将企业海外汇回利润的税率从35% 降至10%,但并未在当天的税改计划中得以体现。

  据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研究统计,美国企业海外留存资金高达2.6 万亿美元,约占GDP 的14%。苹果、微软、谷歌母公司Alphabet、思科和甲骨文位列美国企业海外现金持有量前五。苹果在海外持有大约2300 亿美元现金和其他短期投资,苹果CEO 蒂姆库克也曾表示,若税负得以减轻,苹果愿意将海外利润汇回美国。

  “当然,即便这些海外资金回流投入到基建项目中,资金依然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海外资本的参与。”格林伯格认为,中国企业有望在其中“一展拳脚”。

  特朗普万亿基建 中企有望“一展拳脚”

  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计划于当地时间5 月23 日公布的预算案中将包括在未来十年内拨出2000 亿美元联邦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此举的目的是鼓励和引导更多的民间资本、州和地方政府资金对基建项目的投资。

  自去年大选以来,特朗普即承诺将投入一万亿美元在十年内改善美国的公路、桥梁、机场和电网等的基础设施建设。5 月初,特朗普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电视公司CBS 新闻专访的时候透露,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已基本拟定完成,并将在两至三周内公布。特朗普对记者说:“看看中国(的基础设施)吧,我们就像是第三世界。”

  格林伯格表示:“美国亟需改善陈旧的基础设施,我相信政府会欢迎全球的资本投资。”

  虽然目前该计划的具体时间表和方案均未落实,但中美在基建领域的合作前景,特别是中国企业参与美国基础设施项目的讨论已悄然兴起。

  以纽约为例,纽约与新泽西港口事务管理局(Port Authority of New York andNew Jersey)于今年初批准了一项322 亿美元的资本计划,为大纽约地区隧道新建和机场翻新扩建提供资金支持。

  纽约与新泽西港口事务管理局总监帕特里克 福伊(Patrick Foye)向记者介绍说,过去三年内纽约与新泽西港口事务管理局对拉瓜迪亚机场的扩建重修及戈索尔斯大桥(Goethals Bridge)的整修工程均以公私合营(public-privatepartnership,PPP) 的方式进行, 引入了来自加拿大、法国和澳大利亚的资本。

  福伊说:“特朗普政府十分重视基建投资,特别是通过公私合营的基建项目,并欢迎中国企业参与和竞拍。” 福伊本人也曾参与到特朗普有关新基建计划的讨论和制定过程中。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中国企业参与美国基建项目仍面临不少挑战。以中建美国公司为例,在2016 年已经跻身全美桥梁承包商排名前十,并于10 年前划拨资金专门用于投资美国基础设施建设。但考虑到美国基建公私合营项目仍处于起步阶段,僧多粥少,中国企业面临无项目可投的窘境。

  中建美国公司总裁袁宁近日在纽约出席一场名为“基础设施建设发展和投资论坛”时表示:“自2006 年开始,中建准备了10 亿美元想要投资美国的基础设施项目,但至今还没有使用这笔资金的机会。”

  根据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 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16 年中国对美投资增至460 亿美元,较前一年上涨200%;雇佣美籍员工超过14 万人。报告同时预测,伴随中国政府加强对离境资本管制,美国对外政策收紧,以及中美经贸关系面临不确定性等的影响,都为2017 年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前景蒙上阴影。

  格林伯格对此并不担忧:“我不认为政府会对那些想要来美国投资的中国企业设限,中国企业理应享有这样的机会。同样的,美国企业在投资中国时应该享有同等的权利。”

  他补充道:“中美两国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双方都不需要那些限制投资的措施。我希望双方都能鼓励投资。”

  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多边关系

  1919 年,27 岁的美国青年科尼利厄斯 万德 斯塔尔(Cornelius VanderStarr) 在上海创立了美亚保险公司(American Asiatic Underwriters, AIU),这即是日后大名鼎鼎的美国国际集团的前身。作为斯塔尔钦点的接班人,格林伯格担任AIG 首席执行官长一职达37年的时间,将其打造成为全球最大的保险集团。2000 年,AIG 的市值已达亿美元。

  格林伯格与中国的渊源更是非同一般——1980 年AIG 成为首家在华设立代表处的外资金融机构;1992 年,AIG在上海设立美国友邦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成为首家从中国人民银行获得牌照在华经营寿险及非寿险业务的外资保险机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赞扬其在推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97 年,他被授予“上海荣誉市民”称号。

  格林伯格的办公室宽敞明亮,坐拥曼哈顿繁华街景。办公室装潢颇有些中西合璧的味道——印象派的油画、中式瓷器和太师椅相映成趣,从书桌、沙发、茶几到书橱清一色是深棕色的家具。另一侧的窗台上则摆放着他与世界各国领导人的合影照片,其中不乏很多熟悉的中国面孔。

  自特朗普上台后,全球局势风云变幻。这位“不走寻常路”的美国总统会给全球经济和多边关系带来哪些变数?对此,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耄耋老人嘴角漾起淡淡的微笑,一派云淡风轻:“我并不太关注那些所谓的预测分析。”

  过去十多年间,格林伯格始终对中国经济和中美关系保持信心,他微笑着说:“中美双边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虽然其中可能会有挑战和困难,但我相信两国领导人的能力。”

  就像他在自己书里写到的那样:“一份自由贸易协定要远好于打一场贸易战。”(A free trade agreement is farsuperior to a trade war.)